[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戏曲屋-免费戏曲欣赏-首页 豫剧全场戏,京剧名段欣赏,越剧名段,晋剧全本等戏曲
网站首页 小说 历史文化 社会纪实 科学新知 艺术设计 影视戏剧 商业经管 绘本漫画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被一颗子弹终结的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汉奸商人张本政的可耻人生路
2022-06-21 05:30    来源: 未知      点击:

  1951年6月10日,在大连的老鳖湾刑场,一名皓首苍颜,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步履蹒跚,穿着对襟长衫的老者被公安部队押送到此,准备执行枪决。这个已经86岁的老者是抗日战争时期东北乃至整个日占区最大的经济汉奸,叫张本政,他当汉奸的年头长达半个世纪,几乎覆盖了整个日本侵华的历史。

  在抗战胜利后,他还妄图继续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在一度逃脱了惩罚,最终在建国后落入法网,受到了正义的审判。这位连汪精卫都要自愧不如的老汉奸是怎么一步步地从一个朴实的农民走到不归路的呢?

  张本政,祖籍山东文登,1865年12月12日(清同治四年)出生在旅顺的水师营。父亲是一名渔民,母亲是家庭妇女。虽然家境不好,但张父仍然咬紧牙关把张本政这个长子送入私塾读书,希望家里能出一个秀才改变命运。但是好景不长,四年后张父在一次出海捕鱼中不幸落海而亡、连尸体都没捞回来,留下妻子和三儿二女。本来就只能勉强维持温饱的张家顿时陷入了困境,无奈之下张本政只能辍学,和母亲一起做点小生意糊口,不过四年的私塾已经足以让他粗通文墨,成为他日后发迹的一个重要优势。

  1883年,张本政与朋友在旅顺合开了一间杂货铺。但因为经营不得法于1886年关门大吉,张本政不得不灰溜溜地回到家乡务农。但已经见过一些世面的张本政不甘心就此老老实实当一个农民,他一直在等待机会。五年后,他再次和同乡开办了一家叫“通裕号”的杂货铺。

  因为种种原因,张本政的生意始终做不大,因此他一直在苦苦等待时来运转的机会和“贵人”的加持。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旅顺作为北洋海军的主要基地之一危如累卵。张本政等人见势不妙,立即歇业离开旅顺逃往烟台,躲过了随后而来的旅顺大屠杀。

  但张本政不想继续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他于是到一家酒店打工,也就是从那时起,他遇到了命里的“贵人”,命运也随之转变。

  张本政打工的酒店东家是个叫高桥藤兵卫的日本人。此人曾经在北京读过书,中文极为流利,还能嘟噜几句山东方言,是一名“中国通”。不过他的实际身份是日本特务,在通商口岸的烟台开酒店实际上是日军在当地的一个情报站,专门刺探各种情报,同时收购当地的各种物资以供日军使用。张本政在高桥的酒店里先当杂役,后来高桥见张本政精明能干,就提拔他负责记账。张本政升职后,开始逐渐了解到高桥“酒店”真正的“业务”,此时他本有机会向当地官府报告或者辞职不干,但张本政一来贪图高桥给予的高薪和各种小恩小惠,二是随着甲午战争日军的节节胜利,张本政企图抱上日本人的大腿,以实现自己“飞黄腾达”的梦想,就此张本政踏上了汉奸的不归路。

  日军攻陷旅顺后,张本政随着高桥进入了旅顺,至此他就彻底死心塌地地认贼作父,堕落为一个可耻的汉奸。甲午战争后清政府根本没有胆量更没有能力清算战争期间这些投靠日本的汉奸,只能对他们眼开眼闭,张本政此后的“事业”在日本人的扶植下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同时也向着无底深渊一路飞驰而去。

  日俄战争中,张本政在日军的指使和纵容下,以所谓没收“俄奸”财产的名义大肆侵吞、侵占他人的财物和资产,使自己的“生意”很快壮大,并开办了“政记轮船合资无限公司”(俗称政记轮船公司),资本4万银元,成为当时烟台首家轮船航运企业。

  此后张本政又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趁着一战期间欧美政府大量征集民用船只投入战争,东亚地区的航运市场出现空缺之际大肆扩展业务,至1918年一战结束时已成为华北第一大航运公司。

  1920年,张本政将公司迁往日本占领下的所谓“关东州”(今旅顺和大连),他的“事业”也如日中天,先后在大连、青岛等地开设了钱庄、银行、油坊,还开办了“政记铁工厂”(即大连机床厂的前身)等,成为了当时大连响当当的八大富豪之一。就连张作霖委托沈鸿烈筹建东北海军时,最初的两条主力军舰“镇海”号和“威海”号以及最大的军舰“华甲”号也都是从政记轮船公司转购的旧船,换句话说——就是吃张本政的残羹冷炙。

  到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抗战前,张本政的生意也进入了鼎盛的“黄金时代”。他的船运公司有28条轮船,总吨位约8万吨,有130多名日方管理人员和1500多中国船员。其航线遍布中国沿海、长江和珠江等内河地区,还延伸到朝鲜半岛、台湾、东南亚等地。

  但随着日本帝国主义的江河日下,张本政开始感觉到末日将至,但已年过八旬的他不打算就此束手待毙,他还要做困兽之斗。他开始暗中拉拢伪军警和伪政权的实权人物,以及地方上的地痞流氓,做“应变”的准备。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150万苏军分数路攻入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在苏军的攻势面前很快崩溃。8月15日,走投无路的日本法西斯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2日,苏军进驻大连。张本政不顾自身年事已高,在第二天就立即以所谓“商会会长”的身份主动拜访了苏军指挥官,表示愿意协助苏军维持地方治安,由于苏军不清楚当地情况,因此允许其成立了所谓“大连地方治安维持会”,张本政担任会长。

  张本政自以为这下子可以以“有功之臣”的身份等待接收大连,重新当权。但他的如意算盘很快就破产。1945年11月8日,“治安维持会”被旅大市政府(今大连市,当时旅大情况较为复杂,苏联军队占据旅大,但民政方由中国方面掌握,旅大市长是大资本家迟子祥(此人同样也是汉奸,1951年8月12日被枪决),市政府内留用了大量前伪满政府人员,其中不少人试图投靠南京政府,因此斗争较为复杂)强行取缔,张本政也被软禁。

  但在接下来对张本政罪行的调查遇到了来自方面很大的阻力,直到1947年初他才被逮捕,但在当时内战已经爆发的情况下,收集他的罪证存在很大难度,最终他在1月15日旅大(今大连市)地方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地方法院对其财产进行清理时,共清点出银行存款1715249元,土地1050亩,房屋1886间。

  82岁的张本政入狱后,大把花钱四处制造舆论,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蒙受“不白之冤”的普通资本家,并以年事已高为由很快争取到保外就医。随后他在3月18日设法逃离大连,到了控制下的沈阳。

  但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很快使得张本政无法在沈阳继续待下去,他在沈阳解放前逃到天津,随着平津战役的打响,天津也岌岌可危,于是他又逃到了上海。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如惊弓之鸟的张本政被迫再次潜回到天津蛰伏,妄图逃脱打击(为什么不逃往海外,一是出于侥幸心理,二是他的根基和人脉都在北方,一旦失去了这个根基,他自觉也活不了多久)。

  建国后,人民政府为了尽快建立起居民的户口档案,进行了大规模的登记和排查。天津市公安机关在登记户口时,发现了张本政的资料异常可疑,此人深居简出,出手阔绰,问其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他总是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在对张本政声称的旅顺老家去函了解情况后,天津市公安机关发现张本政竟然是一条漏网的“大鱼”,于是立即将其逮捕,并将其移送旅大市。

  1951年5月旅大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张本政的案件。公诉人列举其八大罪状,包括充当日本侵略者的走狗、剥削同胞、奴化人民、积极支援日军侵华战争、散布汉奸言论、残害同胞、认贼作父、在日本投降后仍然企图奴役人民等。控诉张本政自1895年开始就伙同日本特务高桥藤兵卫、尾原等人以开设“代理店”、“客栈”和海运贸易为幌子,刺探情报、掠夺民财等罪行,在被判处12年徒刑后,花钱收买相关人员办理保外就医并潜逃,企图逃避打击,公诉人要求法庭对张本政予以严惩。

  自知这次大难临头的张本政仍然鼓起三寸不烂之舌,狡辩称自己只不过是个被日本人“蒙蔽”和“利用”的商人,并没有犯下伤天害理的罪行。但此时人民政府已经从缴获的敌伪档案中掌握了张本政所犯下罪行的大量证据,并一一展示在他面前,将他为自己准备的辩词彻底驳倒。

  对于张本政自称自己只是一般商人的说法,法庭出示了张本政正是在日本的支持下,在日俄战争时期从原沙俄殖民政府公益局局长张德禄那里弄到了2只船和其他财物,这才有了开办“政记轮船公司”的本钱。1920年,更是依仗日本人的势力,才完成了一千万元的筹款,开办了轮船公司。

  1926年,日本殖民旅大地区20周年之际,张本政替日本殖民统治大肆美化,称日本的统治“百废俱兴、施政宣民、大业无疆、万民同庆”。他还先后发起“筹款”,修建所谓“国防馆”和“大连西本愿寺”,强迫大连人民出钱出力,一面讨好了日本人,一面暗地里中饱私囊。七七事变爆发后,张本政为了避免船只被中国政府征用,命令将公司所有船只全部集中到大连,替日军从本土运送兵员和军火到中国,同时将日军在中国掠夺的各种战略物资、文物等运回日本本土。

  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战争陷入泥潭,军费开支居高不下之际,张本政又“体贴”地主动提出建立所谓“储蓄奖励委员会”,自己出任参议,先后为日本侵略军募集资金2.5亿日元之多!(太平洋战争爆发前1美元约可兑4.2日元)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个人还向日本陆海军各“捐款”3万日元,1943年再次以个人名义向日本交纳2.6万元经费。张本政还积极为日本殖民当局出谋划策,掠夺东北粮食,强迫东北人民以“橡子面”(柞树的果实磨粉掺在玉米粉中,味道略苦涩,不易消化,吃多了拉不出屎)替代主食大米,中国人敢吃大米便以“经济犯”入刑,“节约”的大米则运往日本本土以及供侵华日军食用。

  太平洋战争期间,张本政将自己的船运公司全部交给日本军部控制,极尽犬马之劳。此后,他的船运公司承担了大量日军的军运任务,先后有多达14艘轮船被盟军的飞机和潜艇击沉(包括原东北海军的“华甲”号),致使大批中国籍海员葬身大海。而张本政居然丧心病狂地拒绝向丧生海员家属支付任何的抚恤和赔偿,而是将日方给予的赔偿金(虽然也并不多)据为己有,有海员家属上门讨要抚恤则被他豢养的打手暴力殴打并驱赶。对于拒绝出海的海员,他就将他们送到日本水上警察署,酷刑折磨,乃至拷打致死,借以“震慑”其他水手;张本政还勾结其他汉奸,合作向日军捐赠了40架飞机,一时成为了沦陷区的“风云人物”,多次受到日本侵略者的表彰,还曾经到东京接受日本天皇裕仁的接见。

  张本政对“伪满洲国”和日本帝国主义“贡献”大,因此先后捞到包括“有功会员之褒状”、“一等有功之臣褒状”等奖励,还获得日本的“五等勋位瑞宝章”和勋位等“恩典”。担任各种伪职和头衔多达49项!包括伪“关东州”厅参事、“关东州”时局委员会委员长、伪满洲国海务协会委员、伪大连商务会长、伪满洲国经济协会副会长等要职,被旅大地区人民称为“关东州二皇帝”。

  在大连被苏军攻占后,张本政又拉拢地痞流氓和伪军警,成立所谓“大连地方自卫委员会”,自封为委员长,试图接应接收旅大。1945年11月7日,大连人民在游行庆祝十月革命28周年之际,张本政竟唆使“自卫队”武力游行群众,并向前来制止其暴行的工人纠察队开枪射击,当场杀害一名纠察队员。张本政还暗中和原大连日本特高课刑事隋云崶勾结,藏匿,企图暗害苏方人员然后嫁祸给中共大连市委。

  在一桩桩铁证面前,张本政哑口无言,只得低头认罪,但以自己年事已高、时日无多为由请求人民政府放他一条生路。可是由于他坏事做绝且血债累累,那些因他卖身求荣而惨死在海上的政记轮船公司海员家属以及被他残酷盘剥的辽东各界团体和民众雪片一般的至书人民政府,强烈要求枪毙这个罪大恶极的汉奸。

  1951年6月10日,旅大市人民政府在大连体育场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对罪恶累累的张本政进行了依法宣判,以反革命罪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这个八十六岁高龄的老汉奸被现场愤怒群众的叫骂声吓得魂飞魄散,最后是被公安战士架上刑车。在刑车抵达刑场后,一声正义的枪响,张本政这个“精日”汉奸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张本政在大连的那栋气派的旧居解放后被人民政府没收充公,改为旅大第五战勤医院,收治志愿军的重伤员,1953年改为结核病医院,不久后转为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也算是赎其旧主犯下的深重罪孽之万一。如今这栋建筑依然属于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辖区内成为医院的行政办公楼,被列为大连市重点历史保护建筑。

 推荐新闻
 酷图热图
 热点文章
Power by DedeCms